1. 首页
  2. 大文娱
  3. 短视频

短视频提上日程,谭思亮的趣头条模式再下一城?

短视频提上日程,谭思亮的趣头条模式再下一城?

“短视频不‘短视’,发展才能不‘短路’。”针对短视频已成为恩佐2网时代独特的网络景观这一现象,人民日报曾作出这样的评价。

基于此,内容平台纷纷将布局短视频提上日程。趣头条也是其中之一,根据Tech星球报道,趣头条内部正同时推进两款趣头条短视频创新产品业务,分别对标抖音极速版和快手极速版,并于今年7月前后立项。

对此,趣头条方面表示,短视频是一直探索的赛道。但两款短视频业务还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,并没有刻意对标某款产品,目前相关业务都在有序推进中。

业务出现疲态,趣头条以短视频寻变

趣头条对于短视频的重视,与其业务出现疲态不无关系。

在趣头条之前,曾被感慨“昔日的恩佐2网黄埔军校,如今市值不如一栋楼”的搜狐,随着张朝阳发出回归宣言,对于短视频的重视程度也日益提升。在张朝阳的规划中,短视频甚至被视为搜狐视频业务的双引擎之一,并希望通过短视频开启从PGC到UGC的新征程。

趣头条业务方面虽不像搜狐一般令人唏嘘,却也出现了一些疲态。根据趣头条日前发布的2019年Q2财报显示,在持续增长的营收背后,受广告业大环境影响,公司营收增速出现下滑。

同时,用户活跃度方面,趣头条也开始面临压力。趣头条联合首席财务官朱晓路在财报电话会议上提及,受市场的不理性竞争和广告业疲软影响,用户增长在一季度末和二季度初感受到了压力。同时,随着米读小说进入整改期,也将进一步对趣头条的财报数据造成影响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业务出现疲态到底对第三季度财报造成了怎样的影响,恩佐2暂不得知。但可以看见的是,趣头条没能延续自己的数据神话,已经在外界形成了蝴蝶效应,国庆节前夕,层出不断的裁员、主要负责人相继离职便是表现之一。

这也就使得,趣头条一方面推出米读极速版以在米读小说进入整改期时,不断减小因米读小说暂时缺席而带来的影响;一方面则进一步探索用户有待释放的娱乐时间,以产品矩阵的形式,争取更多流量时长,稳固自有地位。短视频,无疑是趣头条为自己寻找到的新方向。

发力短视频,或复制趣头条模式

至于如何在抖音、快手之外,让自己的短视频产品也有一席之地,趣头条创始人谭思亮也有自己的想法。

今年3月,趣头条发布2018年Q4季度财报,米读小说作为趣头条之下的一款网文阅读产品,首次披露了自己的用户数据。财报显示,定位于免费阅读网文的米读,在没有趣头条导流的情况下,近半年时间内获取了4000万新增激活用户。

另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,截止到2019年3月,米读小说日活跃用户达到622万,在免费小说App排行榜位居第一。

这一成绩,与米读小说采取的类趣头条式商业模式有一定的关系。随着用户数据的披露,谭思亮便表示,接下来趣头条要以同样创新的形式探索短视频领域。

此后,有媒体报道称,趣头条孵化了一款名为球球视频的短视频App,该产品安卓版本于4月28日上线,面向三四线城市的下沉市场。目前DAU已达几百万,主要依靠在信息流中大规模插入广告来进行流量变现。

尽管直到现在,趣头条都未公开提及这款产品,但随着其商业逻辑的可通用性得到实践,素以奋勇向前而闻名的谭思亮是否会放弃这一模式,目前来看,答案或许是否定的。

“新产品方面,创新是恩佐2的基因,是恩佐2增长的核心驱动力。趣头条以创新的用户积分体系和游戏化体验切入恩佐2资讯市场,米读以创新的免费模式进入网络文学市场。恩佐2同样会以创新的方式进入新的市场,满足更加多元化的用户需求,真正实现恩佐2‘通过内容为用户带来乐趣与价值’的使命”趣头条方面表示。

这一点,与趣头条的现状不无关系。谭思亮此前曾提出,为加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,力争在2019年底,实现5000-6000万的日活成为首要目标。为此,趣头条CFO王静波表示,“恩佐2也知道新用户获取成本的上升,为公司利润表带来了一些压力,所以恩佐2决定加大商业化的力度,从增加收入角度来应对这一问题。”

趣头条于近日引入一位腾讯出身的CMO Apple,或许就是为践行趣头条在Q2财报中提及的:优化广告结构,为广告主提供更为精准和差异化的在线营销解决方案;同时,不断探索游戏、直播等多领域的闭环商业模式,并持续推进与阿里巴巴等巨头的业务合作。

而随着趣头条向抖音、快手发起对标,并采取类趣头条的商业模式,这或许会让趣头条以恩佐2资讯产品为主,并以短视频、网文阅读为辅的内容产品矩阵雏形开始出现,并为趣头条探索商业化持续做出贡献。

趣头条模式非一帆风顺,短视频业务任重道远

值得注意的是,尽管谭思亮有一颗做短视频的心,但趣头条模式能否在短视频领域再现传说,依旧是一个未知数。

抖音、快手在短视频领域的二分天下,与行业第三名、背后还有人的微视差距愈发明显。以至于短视频虽引无数英雄尽折腰,时至今日,却也没有哪位勇士突破抖音、快手的重围,书写自己的意气风发。

在谭思亮之前,聚美优品陈欧便对刷视频、赚金币的模式跃跃欲试,并将其短视频产品刷宝于聚美优品之中脱离,成为一款独立产品。但现实却是,刷宝迄今为止少有人知,依旧是聚美优品及其用户的狂欢。

更有甚者,类趣头条模式下,高昂的获客成本,也成为趣头条在急需改善商业化结构来证明自己之时的一道难题。但若是抛弃趣头条模式,仅是对标抖音、快手等产品的极速版,想法虽好,能否跑通却是问题所在。

纵观抖音、快手,无不以内容投入作为当下重点之一。日前发布的短视频聚合平台“人民日报+”,也是以传播正能量内容为出发点,真正做到在短视频感受美好生活。错失野蛮增长时期的趣头条短视频业务,若是想要以内容取胜,无论是内容投入、创作者扶持等,都需要不小的投入。

此前,趣头条号曾针对MCN机构推出”麦浪计划”,计划每月为100家MCN机构提供百亿流量的支持及综合扶持方案,以布局短视频内容生态。随着趣头条对短视频业务的愈发重视,这一扶持力度也将进一步加大。

这样一来,趣头条的短视频业务可以说是仍重而道远。两款产品谁能够脱颖而出,成为趣头条下一款重点产品,或许就看谭思亮能给他们多少时间了。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